首页 >科技

有些记忆我们永远无法格式化图

2019-05-14 23:41:07 | 来源: 科技

有些记忆我们永远无法格式化(图)

北岛曾说:兴师动众的悼念是为了尽快地遗忘。但对一些至亲而言,死者萦绕于心,挥之不去的记忆可以伴其一生。作家乔治·佩雷克,1936年生于巴黎,父母是在法国生活的波兰犹太人。在他四岁时,父亲死于“二战”战场;六岁时,母亲在一次大搜捕中被虏,后来亡于集中营。幼失怙恃的人生际遇深刻影响了佩雷克日后的创作。

在1975年发表的半虚构半自传性作品《w或童年回忆》里,佩雷克说:“我没有童年回忆。”支离破碎的童年回忆不足以酣畅表达作者的心声,佩雷克将更多的思想天才般地融入两个假想文本:海难事件和“体育国”w岛。前后两则故事看似断裂跳跃,实则拥有相通的精神逻辑。

先说w岛。作者以上帝式的全知全能视角描述了一座狂热追求“更快,更高,更强”的奥林匹克理想的岛屿w。w的运动员参加各项体育比赛,为荣誉、为特权、为基本的生存竞技厮杀,拉帮结派,弱肉强食,直至生命耗尽都对奴役他们的w体制懵懂无知。

再谈海难。佩雷克如写悬疑小说般娓娓道来的故事其实异常残酷。一真一假两个加斯帕·文克莱:假的是个年轻的孤儿,通过拒服兵役者组织使用真人加斯帕·文克莱的名字伪造证件,从而成功逃脱所服兵役,真的是后天聋哑且自闭的孩子,其母亲为享誉国际的歌剧演唱家。在为治愈儿子而持续数年却收效甚微的海上环球之旅中,海难降临——其他人都死了,孩子却神秘地失踪了。

捕鱼游戏在线玩
大圣众娱大厅房卡
回收光缆价格

猜你喜欢